一级黄色影片,免费观看性欧美大片毛片,欧美一级a一片 美国特黄

  • <nav id="ve5c8"></nav>
    <sub id="ve5c8"><listing id="ve5c8"></listing></sub>

  • <dd id="ve5c8"><optgroup id="ve5c8"></optgroup></dd>
  • <dd id="ve5c8"></dd>
    <nav id="ve5c8"><optgroup id="ve5c8"></optgroup></nav>
    <wbr id="ve5c8"></wbr>
    <sub id="ve5c8"></sub>
    寶能姚振華:昔日萬科“門口的野蠻人”,今日揮刀斷臂物流地產
    2021-11-10 11:13:27
    448
    0
    掌鏈 焉至

    11月5日下午,深圳市信訪局、深圳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深圳市證監局以及深圳市銀保監局召集寶能集團子公司深圳市鉅盛華股份有限公司和投資人代表召開投資人會議。商討寶能系基金公司約90億元理財產品,涉及全國范圍內4000多名投資者。

    寶能的冬天來了?但物流地產的春天似乎在臨近,但面對春天的腳步,萬科物流和寶能物流正面臨不同的抉擇。

    10月22日,當萬科集團合伙人、萬緯物流董事長張旭首次官宣了萬緯物流的新業務架構,一時激起公眾關于萬緯物流上市的猜想。而在20日,曾被視為萬科“門口的野蠻人”寶能傳出消息:因有息負債近2000億,面臨違約風險,正尋求出售價值超1000億的資產,包括寶能相關物流地產。

    曾經叱咤風云的寶能董事長姚振華,也不得不面對斷臂求生的困局。而他及身后的寶能物流又有著怎樣的故事?

    1.jpg

    深圳市寶能投資集團創始人、董事長姚振華

    一、羽翼漸豐的二十五年

    1.寶能的來路

    邁入了“知天命”的年紀,姚振華的命運仍然充滿著不確定性。這或許源于他不甘平淡的本能。

    1995年,從華南理工工業工程管理和食品工程雙專業畢業不到3年,受“鄧小平”南巡講話鼓舞和下海大潮的推動,來到改革浪尖深圳的姚振華,同弟弟姚建輝成立了一家“深圳市新??凳卟藢崢I有限公司”,在國家力推“菜籃子工程”的大背景下,已然將賣菜這門再簡單不過的小生意,干得有聲有色。不過,相比于一門心思做肉商的“北大屠夫”陸步軒,姚振華并沒有在菜商的角色上駐足,而是迅猛轉身,看中了未來之城——深圳的土地。

    一是生意賺了錢,二是有潮汕老鄉在深圳做官。兩條腿都硬朗起來的姚振華,很快以蔬菜公司做大的名義,談下兩塊地:一塊在福田區福強路,一塊在南山區后海灣的核心位置——后來演變成今天的寶能太古城。隨后,為弱化菜商的標簽,拓展開發樓盤的新業務,他將公司更名為“深圳市新寶康實業有限公司”。

    多年以后,談及自己的創業起點,姚振華說自己主營的不是蔬菜,“而是連鎖經營超市?!彪m未經考證但不難看出,固定資產才是他更為看重的“硬通貨”。

    2.跨入物流地產

    2000年前后,姚振華曾用170萬的啟動資金,攻克了當時價值數億的福田港中城住宅項目,讓寶能系一躍而起。

    住宅樓盤還只是姚振華的小試牛刀,他真正在乎的,是商業地產。其中,物流地產因相對門檻較高、體量更大,很快進入了寶能的視野。

    2006年,曾建成國內首座5000噸體量的現代化冷庫,開設了國內首家進口保稅倉——筍崗倉庫的深業物流集團,因業務板塊調整一分為二。其中的土地和物流項目,是姚振華眼中的大塊肥肉,他公開競拍斬獲深業物流集團1/4股份的同時,對其大力進行改造升級。舊有業務的市場化運作,不僅讓營收滾雪球式的遞增,更為寶能系集團化的多線程擴張,提供了巨大的現金流支撐。

    由此,總面積200萬平方米、年交易額累計500億元以上的物流產業綜合體——深圳筍崗物流園區,應運而生;時至今日,年租金可達20億元人民幣。

    而深圳地標性建筑集群之一的“深圳寶能中心”,在寫字辦公、購物消費及高端商業功能互促共生的規劃中,紛紛拔地而起,進入良性運轉,市價一路猛漲至如今的400億元以上。

    3.“吃股”大戶

    低調求財、堅強果敢,是潮汕商人給外人的一貫印象。商場即戰場,當企業發展日趨多元、市場版圖交叉日益加劇的時候,血雨腥風的爭奪,無可避免。

    姚振華當然擁有著潮汕商幫共有的另外兩個特質:抱團,兇悍。

    2015年,寶能歷經二級市場的不斷增持、5次舉牌以及定增,讓資本分散的深圳老牌制造企業——中國南玻集團,股權迅速聚攏,并一躍成為其第一大股東。

    上市公司南玻A的變遷歷,是寶能一次成功的捕食經歷,但不是唯一。姚振華的胃口遠比他人想象的更大,2014年以降,華僑城、中炬高新、明星電力、合肥百貨、韶能股份、南寧百貨等上市企業,均有寶能系尖兵的強勢楔入。

    有了經驗,姚振華帶領寶能上下,開始了一場勢將載入史冊的戰役。

    4.狙擊萬科

    自2000年起的十余年間,華潤置地對萬科的持股比例維系在15%左右。作為第一大股東,華潤系從未對王石的經營管理有明顯的插手,也從不越過20%的持股界線。

    同樣是寶能攪局南玻的2015年,7月24日晚,萬科A發布公告稱,寶能旗下的前海人壽精準舉牌,持股比從5%提升到10%,成為僅次于華潤的第二大股東。累計短短24天之內,前海人壽已經豪砸了150億。接下來,前兩大股東分別增持,第一的位置也兩度易主。

    臨近12月份,寶能系另一尖兵——鉅盛華加入混戰,一度讓持股比跨過20%大關;11日達到峰值,持有萬科股份22.45%,位居第一大股東的王座之上。17日晚,王石在內部強硬表態,萬科不能落入寶能之手。18日下午1點,萬科A股在深交所宣布停牌。

    時至2016年6月,萬科A終于復牌,國企深圳地鐵加入萬科重組。而面臨可能的股份稀釋計劃,第二大股東華潤瞬間反目,大有靠近寶能系之勢。

    直到萬科員工、工會、股東及關聯合作方的集體發聲反對,以及一年之后恒大宣布將所持15.53億股萬科股份悉數轉讓給深圳地鐵,寶萬火并終于在2017年6月9日落下了帷幕:第一大股東深圳地鐵29.38%、第二大股東寶能系25.4%、第三大股東安邦6.73%。

    寶能終究沒能“說了算”。

    二、拆東補西,斷臂求生

    回到2015年,為何寶能要在這個時間節點爭奪萬科的控制權?如同對深業物流的成功運作一樣,姚振華在土地細分市場,顯然對物流地產尤為青睞(編注:這個分析不妥,此時看重的不是萬科物流,萬科物流當時還是個雛,吸引寶能的是萬科的品牌價值等,不做牽強的分析。物流只是寶能的一部分)。

    而2015年,正是萬科集中火力攻占物流高地的元年,萬科旗下的萬科物流,以“萬緯”這個獨立物流品牌,正式進軍地產市場。六年后的今天,萬緯冷鏈、萬緯高標、萬緯服務三大業務板塊已成鼎足之勢,從基礎服務提供商轉型成為供應鏈解決方案商。

    2020年6月起,萬科不斷對萬緯增資擴股,不到15個月時間,萬緯物流注冊資本已由1億元增至359.68億元。其倉儲規模超過0.11億平方米,目前已進駐國內46個城市,開啟了33個冷鏈物流園。

    2.jpg

    想必是對物流地產前景和萬科實力的充分信心,才讓姚振華那般兇猛。不過,任誰如此不惜力地投入,都需要回血;否則就出現了寶能今年6月焦頭爛額的情形。

    按照中炬高新10月20日的公告所稱,寶能集團表示自今年6月份以來遇到的暫時性資金周轉困難,其根本原因在于制造業的巨額資金投入,疊加疫情、房地產政策調控、融資集中到期等因素的綜合影響。近段時間較為緊迫的流動性資金缺口約為200億元,包括:所有理財產品兌付合計83.49億元;較為急迫的工程款等需要支付26億元;部分緊迫的經營款項及到期本息約85億元。

    緊接著,寶能集團公布了解決方案,除加緊推動股東方住宅項目銷售回款外,將重點出售8項專項資產,用以資金周轉,彌合債務鴻溝,包括:深圳寶能中心、舊改項目,前海優質項目、物流園資產包項目等位于上海、深圳、廣州的8大資產項目。金融投資界的“寶能觀察家”們更是放出了具體的消息:“深圳前海華潤中心、廣州寶能雙子塔、物流冷鏈資產、前海人壽股權等”項目都在其中。寶能雖未對此進行回應,但自我預期在3-4個內,也就是春節前后,可以回款約 200 億元。

    寶能此舉,頗有斷臂求生的魄力。畢竟是“百足之蟲”,寶能系的四大立業支柱——高端制造、國際物流、綜合開發、民生服務,可以拆東補西,仍有余地進行周轉。其發家起勢的住宅、商業等部分地產招牌項目,已進入姚振華在售之列。令人略感意外又不難理解的是,他心心念念的、涵蓋倉儲和冷鏈的物流地產項目,也準備為補足虧空而有選擇地出手了。

    三、格局待變的物流地產

    作為資產千億體量但仍未選擇上市的綜合性集團,寶能近年來在國內的物流產業布局,可謂是:廣播種,速織網。

    自深圳筍崗物流園區起步,寶能物流的投資擴張速率,逐年提升,在30多個全國重要節點城市,布局了1500萬平方米的智能冷倉、1500萬平方米智能干倉,服務于全國66個一類物流節點城市和100個二類物流節點城市。

    3.png

    除筍崗物流園外,寶能物流最近4年里,先后在國內各個經濟活躍地區投拓開發物流地產、拓展事業版圖:

    1.華南——寶能(廣州)空港保稅物流中心、寶能(汕頭)國際供應鏈物流中心,分別依托空港和海港,開展貨運保稅、冷鏈物流、倉配運營、供應鏈金融等業務。

    2.華北——寶能(煙臺)國際物流中心、寶能國際供應鏈(天津)有限公司,主要涉足食品汽車外貿物流,以及油氣類商品等大宗業務。

    3.中部——寶能華東國際物流園(蕪湖)、寶能黃花智慧保稅供應鏈中心(長沙),重點定位于汽車全產業鏈物流、跨境電商供應鏈等服務。

    4.其他——西南的寶能西部物流供應鏈結算總部(重慶)、東南的寶能(泉州)供應鏈創新產業園,主要發力于物流結算、供應鏈運營、多式聯運物流等功能建設。

    上述項目布局雖廣,但大部分仍處于起步或分期在建的階段,較之于在中國業已實現一二線城市及重點區域全覆蓋、投建并管理著近400家物流園的供應鏈不動產大戶——普洛斯集團,即便沒有今年的資金鏈危機,寶能也仍有很長的路要走。況且,前面提到的萬緯物流,以及宇培國際旗下的中國物流資產控股有限公司等龍頭物流地產商,仍然堅守并擴張著各自的勢力范圍。

    當然,寶能物流并非只顧橫向播種,也從2019年開始推動“寶能云倉”智慧物流項目。蘇州、貴陽、北京三大物流配送中心,通過高效的精細化、自動化、信息化管理,實現提前調撥入庫和快速發貨,在時效上給予客戶更大保障。借此,在全國布局供應鏈“三網”——產地網、物流網、銷地網。

    兩年以來豪邁地籌資撒網,未承想,于今年出現了急速轉彎。

    6月15日,廣州開發區與寶能集團簽訂落戶協議,對外稱將向寶能戰略投資120億元。政府站臺支持的利好消息之下,大眾看客并不買賬,一眾工資欠發的討賬聲,讓寶能的臉面始終籠罩在陰影之中。

    原命名為“寶能金融中心項目”、包括高達488米的廣州未來第二高樓在內、總投資約570億元的一宗標志性產業建筑地塊,11月1日剛剛開拍,就被廣州開發區控股集團旗下公司——廣州科錦以底價88.4億瞬間拿下,原本唯一的乙方寶能,卻并未參與其中。

    這樣看來,變賣部分物流資產,用以補救資金鏈窟窿、救輿論之急的姚振華,是否會就此叫停寶能的粗放型擴張模式,調轉重心專注于汽車等科技制造業?在以恒大、泰禾等傳統地產巨頭遭受“寒冬”突襲的沖擊下,物流地產是否將吸引更多大佬重金參戰?有進有退之間,物流地產格局是否會加速洗牌?仍有待持續地觀察。

    底圖.jpg

    點贊
    收藏
    焉至
    共發表19篇作品
    最近內容

  • <nav id="ve5c8"></nav>
    <sub id="ve5c8"><listing id="ve5c8"></listing></sub>

  • <dd id="ve5c8"><optgroup id="ve5c8"></optgroup></dd>
  • <dd id="ve5c8"></dd>
    <nav id="ve5c8"><optgroup id="ve5c8"></optgroup></nav>
    <wbr id="ve5c8"></wbr>
    <sub id="ve5c8"></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