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黄色影片,免费观看性欧美大片毛片,欧美一级a一片 美国特黄

  • <nav id="ve5c8"></nav>
    <sub id="ve5c8"><listing id="ve5c8"></listing></sub>

  • <dd id="ve5c8"><optgroup id="ve5c8"></optgroup></dd>
  • <dd id="ve5c8"></dd>
    <nav id="ve5c8"><optgroup id="ve5c8"></optgroup></nav>
    <wbr id="ve5c8"></wbr>
    <sub id="ve5c8"></sub>
    快遞業繁華背后的三大怪像
    2020-11-16 13:22:31
    1346
    0
    掌鏈 張利龍

    每年的“雙11”,既是一場“電商購物狂歡”,也是一場“快遞物流大戰”??爝f業務火爆的另一面,卻是末端網點停擺、員工大批辭職等現象頻頻出現。

    中國國家郵政局12日表示,根據監測數據,11月1日至11日,全國郵政、快遞企業共處理快件39.65億件,其中11月11日當天共處理快件6.75億件,同比增長26.16%,再創歷史新高。

    預計11月11日至16日將出現旺季峰值,預計日均快遞業務量達4.9億件,約是日常業務量的2倍。

    這些數字的背后,離不開幾百萬快遞員不分晝夜的奔忙。

    據了解,受業務量短時間內急速高量增加影響,近期珠三角、長三角、京津冀以及山東、福建、湖北、四川等快件進出量較大地區,快遞服務末端壓力較大,尤其快遞員勞動強度非常大。

    在社交媒體上,滿是消費者對于快遞網點無法正常配送的抱怨,所有主流快遞公司都未曾幸免,并且遍及全國多個省市。

    怪現象一:

    訂單大增,快遞員卻“掙不到錢”

    一葉落而知天下秋??爝f員普遍感覺“掙不到錢”,一線網點也“招不到人”,于是不愿繼續,當一線的盈利難題投射到整個行業,就是價格戰愈演愈烈的結構性困境。截至9月,快遞公司的單票收入已經連續7個月同比下降。

    據了解,快遞員的薪酬結構是底薪+派件/收件提成,其中派件是主要收入來源,平均每日派件數百件,派得越多,快遞員收入就越高。有調查顯示,大部分快遞員的收入在2000元到4000元左右,月入6000元已是少數派,月薪8000元在快遞界絕對是高收入人才,占比不到1%。

    怪像.png

    近日,一位EMS的員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如果快遞放第三方驛站的話,每件就降到0.5元了?!泵總€月工資到手起碼少了1000多元,降薪幅度約為30%。

    也有快遞小哥表示,“雙十一期間收入可能大概是2萬多塊”,也有的說一萬五六,“賺錢的話,就靠這個月了”。

    怪現象二:

    用工緊缺,快遞網點卻“招不到人”

    快遞行業現降薪潮,引發不少快遞人員辭職。尤其今年以來,快遞行業都處于滿負荷運轉狀態。多名快遞小哥表示,現在工作強度大、派送費偏低、被投訴罰款多是離職的主要原因,如碰上老板經營不善拖欠工資,流失的員工會更多。

    招不到快遞員是基層網點普遍的困境。人手緊缺,加之部分快遞公司網點倒閉,以致運力不足,不少市民無法按時領到包裹。

    “支出與收入平衡不了,誰愿意繼續干下去?”河南省周口市通達系某網點快遞員林女士感嘆道,大家掙得不多,反而被要求的越來越多,導致快遞員這份工作沒有人愿意干,招新人根本就招不上來。林女士也介紹道,為了防止快遞員離職,自己所在網點的老板會扣下快遞員兩個月的工資。

    雙十一的到來,加劇了快遞行業人手不足的窘境。掌鏈了解到,圓通上海轉運中心平日有920個人,去年雙十一期間臨時增加到2000人,翻了一倍還多。

    11月1日至11日23時,2020天貓雙11物流訂單量突破22.5億件,約等于2010年全國整年的快遞量總和。

    為備戰疫情后“雙十一”,甚至有快遞點從9月開始就開始招人,對部分攬件崗位開出月薪高達1萬元的條件,可招人并不順利。

    據報道,近年來,快遞市場價格戰激烈,導致終端派送費用降低。數據顯示,快遞行業毛利率已從2007年約30%的水平,下滑到目前的5%~10%。在這樣的情況下,快遞企業只能薄利多銷,快遞員的薪酬福利受限,人員流動性大。

    怪現象三:

    全鏈協同,上游末端卻“冷熱不均”

    不得不說,如今的快遞業常常給人一種“頭重腳輕”之感。就上游來說,智能化已是鮮明標識。從利用大數據實時預測貨量,到使用倉儲機器人搬運貨物,再到集掃碼、打包、貼標于一身無人化打包,日新月異的黑科技極大提升了前端的處理能力。但在物流的“最后一公里”,卻依然還是原地踏步的低價策略和人海戰術。

    快遞業發展“冷熱不均”,用網絡詞匯形容,就是“內卷”:業務量越來越大,從業者越來越忙,獲得感卻越來越低。

    快遞小哥肩負著艱巨的派件任務和嚴苛的考核標準,卻常常沒有勞動合同、社會保險等相應保障,甚至薪資待遇也由網點口頭承諾。高樓建在沙地里,這樣的產業“底盤”,無法在日益增長的業務量下,提供穩定的服務品質。

    如果說過去十余年間,快遞企業的迅速崛起是建立在經濟快速發展、大眾購買力飆升和行業低用工成本上的,那么眼下的第二輪競爭,冷鏈、大件、跨境等正成為新發力點。初級競爭模式已經失效,疾馳的快遞業必須抓緊跳出陳舊賽道,注重時效更注重品質,用足人力更愛護人力,這樣才能突破瓶頸,打開新的發展空間。


    合作聯系

    微信下方.jpg

    點贊
    收藏

  • <nav id="ve5c8"></nav>
    <sub id="ve5c8"><listing id="ve5c8"></listing></sub>

  • <dd id="ve5c8"><optgroup id="ve5c8"></optgroup></dd>
  • <dd id="ve5c8"></dd>
    <nav id="ve5c8"><optgroup id="ve5c8"></optgroup></nav>
    <wbr id="ve5c8"></wbr>
    <sub id="ve5c8"></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