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黄色影片,免费观看性欧美大片毛片,欧美一级a一片 美国特黄

  • <nav id="ve5c8"></nav>
    <sub id="ve5c8"><listing id="ve5c8"></listing></sub>

  • <dd id="ve5c8"><optgroup id="ve5c8"></optgroup></dd>
  • <dd id="ve5c8"></dd>
    <nav id="ve5c8"><optgroup id="ve5c8"></optgroup></nav>
    <wbr id="ve5c8"></wbr>
    <sub id="ve5c8"></sub>
    一個月“流失”三位總裁級高管!德邦老板崔維星還能坐得住嗎?
    2019-04-15 16:53:48
    6936
    0
    驛站 驛站老鬼

      4月10日晚間,德邦股份發布了一則人事公告——于當日收到到公司副總經理、財務負責人單劍林先生遞交的書面辭職報告,單劍林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副總經理、財務負責人職務。

      高管離職,即便是對上市公司講,也并非什么大事。但單劍林的辭職,卻引發了快遞圈不小的關注。因為,他已經是近期第三位從德邦快遞離職的總裁級高管。

      在此之前的3月18日,德邦快遞董事兼副總經理韓永彥也遞交了書面辭職報告,同樣因個人原因,申請辭去公司董事及副總經理職務;

      3月4日,德邦快遞另一高管副總經理黃華波也提出辭職。與前述兩位高管的辭職原因不同,黃華波請辭的原因是健康原因,而且在辭職后仍繼續擔任公司董事。

      短短一個月,高管“三連失”。以至很多朋友在談及這事的時候都在調侃:作為德邦快遞的掌門人,老崔(崔維星)還能坐得住嗎?

    德邦2.png

    (圖源:德邦快遞官網)

      01“急流勇退謂之知機”

      老崔的感受和想法暫且不聊,我們先來扒一扒這三個人為什么“不約而同”地選擇在此時請辭。

      員工離職,尤其是高管離職,一般來講有兩個原因:一是錢沒給到位,受了委屈;二是職業空間在現有平臺遇到了“天花板”或者“見頂”,想換個環境謀求更大的發展。

      反觀德邦快遞最近請辭的三員大將,除去健康原因的黃華波(僅是卸任管理職務,仍是董事),單劍林和韓永彥均不再擔任任何職務,堪稱“裸辭”。

      “單劍林相當于CFO,韓永彥曾為德邦快遞第一任輪值CEO,兩人的分量不言自明。德邦對員工和高管的激勵一直在對標華為,能夠做到這個級別,待遇自然不會差。因此,選擇在這個時候離職,基本上只剩一種可能——迎接新的挑戰,謀求更大發展?!?/p>

      老鬼的朋友安德華說,德邦快遞這兩位業務大將離職,多半是被“挖角”。而對方之所能能夠成功“挖角”,除了當事人的主觀意愿,客觀上也跟德邦快遞的近況密切相關。

      4月3日,德邦快遞發布2018年年報。年報顯示,2018年業務量為4.83億票,同比增長54.21%;營業收入為230.25億元,同比增長13.15%。其中,快遞業務收入突破百億大關,達到了113.97億元,同比增長64.50%,并且反超快運,成為“主業”。

      在此之前,為了力推“大件快遞”戰略,德邦先把名稱由“德邦物流”更改為“德邦快遞”,之后又將品牌Logo來了一次大換臉,力求從市場定位和消費認識,全方位“快遞化”。

      快遞營收反超快運,意味著德邦這種向“大件快遞”轉型的戰略取得階段性成功。對此,崔維星在2018年年報中致股東的信中了明確表示:

      德邦快遞僅用5年時間,便實現了快遞業務從0到100億的突破,成為大件快遞細分市場的行業龍頭。大件快遞是公司近年來業務轉型的一次成功實踐,也是公司成立23年來多次成功轉型的一個縮影。

      老鬼想說的是,轉型的5年里,德邦先后進行了業務單元變革、運營體系變革、組織加構變革以及參與“雙11”物流大戰、沖擊上市、更名換臉等等一系列重大改變。韓永彥和單劍林既是見證者,也是深度的參與者。

      以韓永彥為例,自2007年大學畢業入職德邦,從分公司一線統計員做起,歷經區域經理、項目負責人、大區總經理;2011起入職總部,先后擔任辦公室主任、營運分析中心總經理、新業務研究部總經理、快遞業務管理部高級總監等核心崗位;2013,德邦正式進軍快遞,韓永彥從2014年初即調任快遞業務管理部總經理助理,之后職業生涯迎來頂峰,及至集團高級副總裁兼快運事業群總裁,并曾出任輪值CEO。

      從這個履歷不難看出,德邦轉型快遞的5年恰恰也是韓永彥個人能力得到充分實施和價值最大化的5年。然而同時需要指出的是,根據德邦快遞2018年年報披露的信息,韓永彥、黃華波、單劍林這三位已經辭職的高管,年薪雖然均在百萬元以上,最高者達到了173萬,但他們在公司的持股數量卻都為0。

      “急流勇退謂之知機?!?/p>

      作為職業經理人,弄清這些背景后,韓永彥等人看似很突然的請辭,也就不難理解了。

      辭職公告發布的第二天,韓永彥特意在朋友圈發信息感謝“東家”長達12年的培養、認可和知遇之恩,一詞一句總關情。

      “天高任鳥飛,海闊憑魚躍?!?/p>

      對于有著物流界“黃埔軍?!敝Q的德邦快遞來講,類似的情況恐怕也早已司空見慣,習以為常了。因為他們不是德邦第一個出走的高管,當然也不會是最后一個。

      02崔維星的“人才轉盤”

      高管接連請辭,德邦快遞依然波瀾不驚。這背后,源于其特色的企業文化以及自2006年起就建立起來的一套完整的校招人才和培養體系。

      正是有了這個打底,德邦在人才方面,尤其是業務專才和管理干部方面的“造血”和“輸血”能力才得以歷久彌新,堅不可摧。

      德邦快遞2018年年報信息顯示,從2005年校園招聘試點,經過十多年的發展,德邦快遞累計招聘了11649名本科生、1383名碩士及博士研究生。截至2018年12月31日,公司大學本科學歷及以上的員工比例約為17.88%,大專學歷及以上的員工比例達到39.01%。

      除此之外,德邦快遞內部設立了德邦大學,所有員工均需定期參加內部培訓。各個層級的管理人員基本來源于內部提升,豐富的人力資源儲備,保障了公司快遞等各項業務規模擴張對各層級管理人員的需求。

      僅在2018年,德邦大學的兼職講師團隊規模就已經達到2205人,開設培訓課程6.44萬小時,先后有25.57萬人次參加和接受了各項培訓。

      現在回過頭來再看文章最開始的問題:高管“三連失”,作為德邦快遞的掌門人,老崔還能坐得住嗎?

      回答這個問題,老鬼想到了2018年國慶節期間在德邦總部跟崔維星的一次對話。期間,崔維星在聊到德邦的核心競爭力時表達的一個觀點讓人印象深刻。崔維星做了一個研判——

      德邦不擔心高管流失,反而還抱著一種“樂見”的心態。從趨勢來講,快遞和快運的邊界會越來越模糊,互相滲透,這種滲透不只是體現在業務體系上,人才流通上也一樣。就目前來講,快遞公司起網快運或者轉型快運,第一想到的就是從德邦挖人。從德邦出走的高管到同行的公司擔任總監的一抓一大把,總裁級的也不少,CEO級別的也已經開始出現。

      老崔同時也給出一個預言——

      我相信,隨著幾大上市快遞公司職業化進程的推進,一定還會從德邦引進更多的人才并委以更多更重要的職務。為什么必須是德邦的人?因為德邦培養出來的人素質和能力都過硬,只有我們的人是最合適的。我們不怕被挖人,儲備力量源源不斷,但被挖走的人,“德邦印記”會伴隨他職業生涯的全部,不管走到哪里,都不會抹去。

      這就是崔維星最引以為傲的“人才轉盤”。

      這個“人才轉盤”對德邦快遞意味著什么,已經不言自明;但崔維星更深層次的考量,顯然不在于此。你說呢?

    微信圖片_20180929091541.png

    點贊
    收藏

  • <nav id="ve5c8"></nav>
    <sub id="ve5c8"><listing id="ve5c8"></listing></sub>

  • <dd id="ve5c8"><optgroup id="ve5c8"></optgroup></dd>
  • <dd id="ve5c8"></dd>
    <nav id="ve5c8"><optgroup id="ve5c8"></optgroup></nav>
    <wbr id="ve5c8"></wbr>
    <sub id="ve5c8"></sub>